好词大全,赵老哥,百度翻译在线

频道:体育世界 日期: 浏览:107

过去的20年间,几乎年年去山丹军马场。

一年一年,祁连山给与旅行者的东西超乎想象。去年的这个时候发了一篇文章《一场》,阅读量超过4万。我不清楚都是什么人在读。我猜他们和我一样,也该相信生命中的一些启示。这对没有宗教信仰的人来说尤为重要。

今天写的东西不再重复说过的事情,除了一句话:生命可以没有春天,不可没有祁连。

祁连不仅是一座山,祁连是一个天大的谜。

祁连的奥秘在于它涵盖了一部浩瀚的东西方交流史,古代战史,以及多民族迁徙史。而经过一个世纪的研究,我们甚至连“祁连”这个山名是哪个民族的语言,什么意思都还不清楚(戴春阳,2009;张承志,2014)。回族学者张承志把祁连山称为“界山”,意思是“南有羌、鹰王和鼹鼠霍尔、吐蕃,一脉传承直至今日雪山藏族。北有胡、突厥、蒙古,一片串连遍及欧亚大陆牧民”(张承志,2014,p.90 )。这么看,祁连是一个文化符号。

山丹军马场也不只是一个大马场。2000多年的养马史让军马场成为是祁连的一个符号。

制图:Chunfeng Lin

数据来源:《山丹县志》(1993),《民乐县志》(1996),《中国国民钱牛速贷党指导下之政治成绩统计》(1936),《时事月报》(1936)

山丹军马场是祁连之心。这么说有些抽象,先看一组图。

军马一场3D地图

制图: Chunfeng Lin

图片来源: Google Maps

冷龙岭位于青藏高原东北段,

跨青海和甘肃

(101 .3- 102 .3E , 37 .4-37 .8N)

图片来源:Google Satellite Photo

冷龙岭东西长约225公里,

南北宽约30-50公里

图片来源:Google ipx006Satellite Photo

冷龙岭是祁连山的心脏,也是山丹军马场的地标。

在军马一场任何一个角落,只要抬头不可能避开这些高入云端巅连不断的祁连雪峰。让我吃惊的是关于山丹军马场的文章不少,但很少有人提到冷龙岭。这大概来自把山丹军马场简单看作一个大马场的积习。

一场四队面对冷龙岭(2007秋)

从一场场部看冷龙岭(2015冬)

从鸾鸟湖望冷龙岭(2007秋)

冷龙岭(2015冬)

冷龙岭(2015冬)

冷龙岭(2015冬)

说冷龙岭是祁连之心,不仅是因为东祁连的最高峰岗什卡(5254.5米)位于冷龙岭,更因为冰川。冰川是干旱的大西北的生命线。据中国冰川编目统计,冷龙岭发育现代冰川244条, 其中南坡103条,北坡141条(王宗太,1981)。

一项由兰州大学和中科院的研究报告显示,从1994年到2007年冷龙岭冰川退缩速度非常快,曹泊等五位科学家预测,“冷龙岭冰川将很快消失”(2010, p. 246)。

冷龙岭山峰海拔多为4000-5000米

图片来源:Google Satellite Photo

冷龙岭南坡较缓,

北坡较陡,发育有现代冰川

图片来源:Google Satellite Photo

看冷龙岭的最佳位置是山丹军马场,更确切的说是一场。当牧人把游荡的马群,草原,湿地,烽燧和冷龙岭连接成一部流动的史诗的时候,你会觉得看到了祁连之心。

冷龙岭是祁连之心,也是山丹军马场的心脏。没有雪峰哪有什么牧场。

祁连之心广元堂纤体梅(2007秋)兔鳄

太阳刚出来就听到院外军马的嘶鸣。推门出来,张大哥已经把大黑马牵来拴在树上。张大哥是一场四队的牧马人。大黑马是我最喜欢的一匹马。

我住在西大河水库半山上的宿舍,旁边住的是一对刚结婚不久的小两口。吃在食堂。

90年代末山丹军马场还是真正意义上的军马场,军队管理,每年都有部队来挑选军马。

80年代以乡镇企业为代表的中国市场经济的微观经济灵活性(micr性美国oeconomic flexibility)90年代在山丹军马场显现出一道曙光,后来证明也是资本开始大规模绞杀前极其短暂的蜜月期。美国学者黄亚生(2008)认为,中国经济快速发展的初万寿字谱期依靠的是传统资源,但是后来,一直到2002年,中国经济策略被一群带着城市偏见迷信产业政策的少数人主导,社会贫富差距被拉大(p.195)。

那个时候,上到军马场上了年纪的小学老师下到小学生,还有马场的职工在暑假里为游客牵马,劳动挣到的每一分钱都用在改善自己的生活。游客基本都是本地人,包括驻扎在山丹的军人。收费任意,人人面带微笑。每次从一场到水库的路上,遇到当地人都会说“找匹马骑过去啊。”那个年代军马场人人出门骑马,借匹马像借辆自行车。

我上马的时候张大哥塞给我一个军用书包,里面装着两个馍馍,还有一个装满水的军用水壶。他把书包放在马褡子里,告诉我中午饿的5zdm我找大猫时候吃。

夏天一个人骑着大黑马在山丹军马场游走,上山,下河,躺倒在开满野花的草原看远处白雪覆盖的冷龙岭,凉爽的风轻易间把年轻的心带走。20年间山丹军马场一直是这个样子。祁连山别的没有,有的是游走的是自由和无尽的惆怅。

前提是要有一匹像大黑马这样的可以带你到任何地方的坐骑。

你去找山丹军马场的牧马人,他们会帮你找到这样的马。

大黑马和鸾鸟烽燧

(1998夏)

军马一场的街道

(2006夏)

沙尘过后的鸾鸟湖与冷龙岭

(2003春)

沉寂的祁连可以在瞬间平息所有的烦躁,让8月纵马的少年如浮云游动在山梁,用雪山顶上的云朵抹去一切焦灼。

不知不觉草原延伸到天空,散开的大马群勾勒出优美的山形,群山幻化成大块大块的云朵。世界变成风,一阵急,一阵缓。风停下来,世界不见,只剩下平静的心,还有不知哪里突然浮现的斜跨马背的牧人。

会骑马的都知道,山丹马速度虽然比不了混血马,但骑着比任何马都平稳。平滑的马背和祁连山一样,宽广厚实,让人舒服。

放牧军马

(2001夏)

山丹军马场的大马群

(2001夏)

夏牧场

(2013 夏)

军马一场

(2全职悍妻013夏)

从西大河到一场

(2013夏)

山丹军马场一场四队

(2013夏)

一场一队

(2013夏)

窟窿峡里的野花

(2005夏)

牧场上的蘑菇圈

(2014夏)

珍贵的祁连黄蘑菇

(2014夏)

刚采回来准备

晾晒的野蘑菇(2014夏)

大雪天我从一场翻山走到四队的时候吓了张大哥一跳,正月里这里从来没来过外人。他告诉我大黑马被选中参军去了内蒙。吃过晚饭,他牵过来两匹马到院子里,坚持让儿子骑马送我回场部。

雪还下着。张杨武事件大哥的儿子小张和我二人二马绕行山上牧场围栏里的色群小路。我们骑的马累得喘着粗气,时不时屁股撞到一起,几次打滑险些摔倒。我说下马走一段吧,他说不碍事。把我送到一场招待所的时候我们的军大衣都湿透,天已经彻底黑下来。小张没有下马喝口水,转身牵马消失在黑夜。

又过一年,也是春节。在一场场部碰见情绪低落的小张,左躲右闪。在我坚持下他带我去看他的父亲。奇怪,这次他没有找马。两个人从一场走到四队,路上基本没怎么说话。

推门见到小张的母亲,她眼泪一下子流下来。她什么话都没说,带着小张的两个双胞胎妹妹和面包饺子,没有肉,只有些萝卜。这时小张才告诉我,在与一场一位职工争执中他父亲丢石块失手致人死亡被抓走。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包括马匹都变卖赔偿受害人。

后来得知张大哥判了无期k1808徒刑,再后来得了重病。小张的母亲不久带着一家人离开山丹军马场回到民勤老家。

饮马途中

(2002冬)

朝霞中的军马场一场

(2000冬)

暮色中的牧马人

(2003冬)

黄昏中的马群

(2002冬)

暴风雪中的军马

(2003冬)


四队的驹子

(2004冬)

一场的马群

(2004冬)

一场的月夜

(2003冬)

饮马鸾鸟湖

(2015冬)

赶马回一场

(2015冬)

小憩(2015冬)

归途(2009冬)

祁连山可以轻易留住人的一生。

我相信从祁连山出去的人走得再远,心也会像浮云那样汇聚到雪上顶上,静静守候在家乡的草原河流之上。

军马场的人都说你夏天来。这尤靖茹几岁20年我春夏秋冬都去过。除了春天只有漫漫黄沙,夏、秋、冬山丹军马场都有特别的恩赐。我最喜欢秋天,一场雪后,白色的峰峦,青色山梁,骑马走在金色的牧场,高高的草丛中远远只露出一个小脑袋,时隐时现像旱柳树只鸟儿。

作为旅行的人,我更相信祁连的好意。20年间我住过牧马人的家,引硫工程队的宿舍,还有西大河水库。他们拿家里最好的东西招待远道而来的朋友。这在20年中从来没变。

有时我想,为什么会像候鸟一样在祁连山里飞来飞去。和人生一样,可能永远找不出答案。也许只是个奇迹。

前不久从青海门源爬上冷龙岭的最高峰岗什卡。这是第一次登上冷龙岭。这之前的大概半个月,山丹军马场一位熟悉的牧马人,找遍了冷龙岭的雪山冰川,最终神奇地找到走失了一个多月的马匹。

海拔5254.5米的冷龙岭主峰岗什卡

(2017夏)

金牧场

(2006秋)

窟窿峡

(2007秋)

一场

(2015赵英胜冬)

牧马人

(2013夏)

从西大河望冷龙岭

(2015冬)

冰冻西大河

(2015冬)

月出祁连

(2015冬)

去平羌口的路

(2007秋)

和一座山峰厮守无需誓言。想来即来,想走便走。这种关系的牢靠超乎想象。

20年最起码可以证明这一点。

没有昆仑高,没有天山的壮美。沉默的祁连却有人的一生中最宝贵的平和,即便内心波涛汹涌。就像耐听的的张掖土话,极朴素,最深奥。

在最深的层面好词大全,赵老哥,百度翻译在线上,我们每个人都是牧马人,一生追随马群吃尽尘土。或斜跨在马背低垂着精神,或跃马纵情于山川沟谷河流。

换句话说,每个人内心都有一个牧马人的梦。

而真正的牧马人只在祁连山下的山丹军马场。

一场的牧姐summer场

(2013夏 vs. 2015冬)

一场四队附近的烽燧

(2007秋 vs. 2014夏)

一场附近的河流与远处的冷龙岭

(2006秋 vs. 2015冬)

(一个人的地理)

志参考文献:

戴春阳. (2009). 祁连、焉支山在新疆辨疑(上). 敦煌研究, 117, 96-105.

Google Maps

Huang, Yasheng. (2008). Capitalism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s:Entrepreneurship and the State.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民乐县志编纂委员会 (编)(19基督山伯爵之伯爵夫人96).夹枕头民乐县志. 兰州: 甘肃人民出版社.

潘保田, 高红山,姜少飞,温煜华,上官冬辉. (2010).1972 -2007 年祁连山东段冷龙岭现代冰川变化研究.冰川冻土, 2,242-247.

山丹县地方志编纂委员会 (编). (1993). 山丹县志. 兰州: 甘肃人民出版社.

王宗太. (1981). 中国冰川目录I--祁连山区.兰州:中国科学院兰州冰川冻土研究所.

吴启中,曾昭抡. (1936).甘省山丹军牧场改良马种.时事月报,三国策之贾诩传 5, 27.

张承志. (2014). 匈奴的谶歌——祁连山的游牧文明与河西走廊的兴衰. 环境教育, 4, 88-90.

热门
最新
推荐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