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色,魔道,故宫博物院

频道:今日头条 日期: 浏览:135


回想,沉思,记起上百件事——琐碎的事,有趣的事,不值一提的事,它们毫无缘由地造访我,随即再次隐退。

那个最先到达脑海的,是只嗷嗷待哺的小羊羔。在它出生不久,我的父亲心血来潮,从市场的一角把它抱回了家。途经百货商店,父亲犹豫了一下走了进去——一只粗笨的玻璃奶瓶和小羊羔一起被他带了回来。就这样,这只有莫西雅着时尚卷毛的小羊羔,每天像影子一样跟随着母亲——当然,是因为她手中的奶瓶。这种近乎撒娇的亲近,让多年不再体会依恋的母亲——顿时爱心泛滥。她甚至放弃米汤,动员父亲买来了昂贵的奶粉,像喂养孩子一样女子spa喂养它。

小羊羔以惊人的速度成长起来,它忘记了自己的食物身份,以一个宠物的心态把自己的天真烂漫发挥到了极致。只要有人来,它就迈着四只轻巧的小蹄子活蹦乱跳地跟在旁边。但以此戒指是,大多时候,你看到的都是它高高扬起骄傲的小脑瓜,忽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撒着欢的满院跑。快乐的如同家里的小公主,就连我这个家里唯一的、真正的公主,每天泥头土脸疯玩回来后,站在魅力四射的它面前都会自惭形秽地想低下头。

牲畜生来就是给人食用的。我的父母也信奉这一千古不变的定律,它不出意料的成了桌上餐。

但是,情况有些超出常理的意外,父母望着散发着诱人香味的羊羔肉突然崩溃。

“叫人心痛的一顿饭。”母亲每每说起仍是心有余悸。

物质相对匮乏年代,整盘的羊羔肉送到了邻居家,张口结舌的邻居吃惊地望着母亲,她有些语无伦次。关门瞬间,有声音和着关门声一起传了出来:“这是咋的了?吃饱了撑的?”

这次惨痛经历,给了家人一个警醒:没有足够强大的心脏,就不要和动物建立一订就走感情。



对这一切,我置若罔闻。在成为淑女之前,无可救药的爱上了一切飞翔的鸟类。

在我眼里,它们充满了魅力,如同一个个美丽的神话故事深深地吸引着我浮想联翩。

最先满足杀杀草纸我这个爱好的是我的二哥。他一呼百应的组织能力与诡计多端的思维方式,很快成了他们那个年龄scp096抹杀实验段的孩子王。他一次次骁勇善战的冒险行动,也在男孩子们佩服、女孩子们倾慕的眼神中铸就了一座座丰碑。

但是我们的年龄差距太大木灵仙道,在我开始旋风土豆机多少钱一台尝试着试水天下的时候,他已经金盆洗手,成了一个儒雅谦逊的青年。好在个性这种东西,即使到了八十岁也有按捺不住的时候,我等到了这个时候。

只要时间允许,二哥就会带我用自制的小网套放在麻雀洞口捕捉晚归的麻雀;大雪过后,在一尺多深的雪地里追逐寸步难行的野山鸡;背着自制的土枪去附近的山里打鸽子……

我曾经有过一只手用绳子拉着一只文娱大佬的自我养成野鸡,另一只手拉着一只老麻雀的辉煌岁月。每次出去,小伙伴从四处汇合加入到我们“左牵黄,右擎苍”的队伍里。当然,这种备受瞩目的时间不会很久,很快在前呼后拥的“拥戴”下,我看见宝蓝、翠绿、大红、灰麻和着飞扬的尘土在我面前缓缓落下,手里的两根绳子就像两个断了头的树枝,突兀地杵在地上。一次光芒四射地出游,最终在卵覆鸟飞、众叛亲离的场面下,草草收场。

我家西屋,千视眼年年有燕子欲乐园来筑巢。有一年的一天,按耐不住的守梦者观后感我桌子上加板凳爬了上去。一清和润夏窝黑头黑脑的小家伙,齐刷刷的张着黄嫩嫩千物女的上党鼓书长子说书大全嘴巴喃喃地叫起来,本打算看看就下来,这时,老燕子回来了。它们在屋里飞旋鸣叫,用翅膀袭击我,慌乱中燕窝被我打翻在地。看着满地扑楞扑楞挣扎的小燕子,手足无措的我傻了眼。好在快到出窝的时间了,在老燕子地带领下小燕子们一个个飞上了电线杆。接下来几天阴雨绵绵,小燕们淋了个透湿,它们又转移到了树枝上避雨。



没有什么比盼望一种东西离开更漫长的事了。还好,终于等到了那一天,小燕们开始零星在天空盘旋、鸣叫,最后展翅飞走了。随即,我也原谅了自己的不小心。不过,燕子来我家筑巢的事,至此,永远地画上了句号。

相对于野鸡的狂野,燕子的不可驾驭,能成为我的宠物的就只有麻雀了。老麻雀太强势,喜欢用嘴啄人,它不是我的最爱。而那些毛还没有长全的小麻雀就可爱多了。用砖头给它们搭房子,偷偷拿上母亲新买来的棉花帮它们做窝,搬开他们嫩黄的小嘴,喂给他们肥硕的菜青虫、苍蝇以及干巴巴的小米。它们彻夜不眠地叫声也让赵圣桑我坐卧不宁,好在有一个坚定信念支撑着我:养大,一定会有展翅飞上蓝天的那一天。起飞前,如果再给它们涂上记号,会不会若干年后带着儿女来看我?

想想就让人心潮澎湃。

很快,那些被我精心照料的小麻雀有些昏昏欲睡,直到一睡不醒之后,我才知道成功离失败只不过是个把小时的事。

童年唯一的好友小红和她的三哥大勇,是第二个满足我爱鸟嗜好的益友。

大勇是我们的孩子王,独当一面与无孔不入是他最具代表的个性。有了这两个个性,就没有我们完不成的任务。



潜伏在麦浪滚滚的田野或是杂草丛生的灌木丛里,等待前来喂小鸟的鹌鹑、云雀们到来(我咖啡色,魔道,故宫博物院们统称它们为地雀雀)。大勇匍匐在前,我和小红紧随其后。离的太近,我看见大勇已经磨透的鞋底以及他不穿袜子的脚脖子上粗粝发黑的死皮。时间够久,久到眼皮底下的一颗野草,被我当成大树,通过目光的添枝加叶,它甚至到了即将硕果累累的时候。终于,不知情的地雀雀叼着食物飞来,随即草丛里叽叽喳喳地叫声传了出来……这种寻找地雀雀窝的方法屡试不爽。

不甘心的老鸟在我们头顶飞旋鸣叫,我们连窝端走了它们的家。

身为女孩子,母性难改。看着一个个还没睁开眼睛浑身毛绒绒的小绒球,玩不了多久就想把它们送回去。但是这种想法,遭到了男孩子们地耻笑。因为沾染了人的气息,那些放回原处的鸟巢,老鸟也会弃之不管,只能看着小鸟们被活活饿死。

没有孵化的鸟蛋被我们拿回了家,估计男孩子们早就清蒸、爆炒下了饥肠咕噜的肚。

我喜欢用棉花把它们捂起来,放到伙房温热的灶台上,期待着它们有破壳而出的那一天。

但是,邻居家的大黑猫对此一无所知。它们按照自己的生存哲学,连夜消灭了那些我满怀希望的“种子”。

童年养鸟、孵化小鸟的梦,就这样一个个的破碎了。

我这种不合女孩子常规的爱好曾让母亲忧心忡忡,她不厌其烦地警告我:“你就好好耍,女娃娃耍鸟,将来腌下的菜都是臭的。”

唉!谁还能顾那么多呢?

好在长大后,物质条件的改善省去了腌制蔬菜的麻烦。



一年秋天,芹菜丰收,亲戚送我一大捆水灵灵的大西芹,刚好有只装苹果的小罐闲peepsamurai置。一时兴起,用最传统的方法,配上红艳艳的鲜辣椒腌制了一罐香气四溢的辣芹菜。几个月后,隐隐有发臭的味道散出,尴尬的味道就是来自这罐腌制的辣芹菜。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菜缸搬到楼下扔了,菜缸落地的一瞬间,耳畔突然响起了母亲地警告:“你就easypanel好好耍,女娃娃耍鸟,耍牛氓串串香将来腌下的菜都是臭的。”

呵呵,我只相信,这不过是一个巧合。

明年,明年我会继续考虑腌菜的。

作者简介



雨晴:一个与文学无关的写作者。

热门
最新
推荐
标签